纸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页岩气开发的商业化破局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21:40 阅读: 来源:纸筒厂家

页岩气开发的商业化破局

作为全国首个商业化突破的大型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美式影响”的扬弃。

当页岩气单井日产量达到4.1万立方米时,便可回收开发井投资,而焦页1HF井的日产量达到了20.3万立方米。

焦石坝,重庆涪陵最偏远的乡镇之一。曾经这里籍籍无名,如今成了火热“景点”,一批批专家、记者、学者、学生来到这里,只为一睹主角——涪陵页岩气田的芳容。

7月17日,国土资源部发布数据称,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为大型优质的页岩气田,储量为1067.5亿立方米。至此,“中国第一个大型页岩气田”正式诞生,涪陵稳坐头把交椅。

“涪陵页岩气的成功打破了中国页岩气勘探开发的沉寂,证明了中国不仅有页岩气而且有优质页岩气的存在。”业内一位不具名专家对本刊这样表示,“涪陵页岩气田的发现与开发是中国页岩气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在政治意义、技术突破方面的价值不可磨灭。”

所有通往“里程碑”的道路上,总是充满坎坷,涪陵页岩气也是如此。

“鸡窝气”

在焦石镇坛中村一社村民刘广根的记忆里,镇里这几年来过好几批穿红衣裳的地质队员。每支队伍都要在地里捣腾很久,来了走、走了又来,“但最后每个队都说,这个地下没得啥子矿,也没得天然气”。

这话得到了中石化的佐证。该公司提供的资料称,早在2000年前,中石化就在焦石坝开展过“二维地震”勘测,2006年还进行了“构造评价”研究。专家组一致认为,当地常规天然气资源勘探潜力小。

在断言只有贮量很小的“鸡窝气”后,勘探队伍一拨拨地走了。如果不是中石化提出要“大力突破非常规”,这里也许会被遗忘很久。

2009年,一场美国“页岩气革命”从太平洋席卷了全球,引起全球能源格局的巨变。同年,中国石化在油气发展战略中表示,将发展非常规油气资源作为打造上游长板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提出到2020年产能建设要实现400万吨油当量,将“集中力量突破页岩气勘探开发,尽快形成生产能力”。

当时,关于中国页岩气储量的评价还在初级阶段,甚至连“中国有没有页岩气”也是在争议之中:有美国提供的数据称,中国页岩气储量约为36万亿立方米,也有说是21万亿立方米。经过大量的勘探评价,直到2012年3月,国土资源部正式发布数据称,中国页岩气可采资源量为25.08万亿立方米,足可以与美国媲美。

一份写满财富与希望的大蛋糕摆在了中国油企的面前。

那么,中石化的页岩气在哪里?

因为国内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美国成为可以对标的唯一对象。经过对比,中石化地质专家在国内优选出“南方海相”和“四川盆地”为页岩气勘探的有利区域。

撒网开始。很快,中石化在安徽、浙江、贵州、湖南等“南方海相”地区,相继实施了宣页1井、河页1井、黄页1井和湘页1井的探测。但是,少的可怜的低产气流根本无法满足商业化需求。它们无声地诉说着一个判断——南方海相页岩热演化程度高,保存条件差。自此,页岩气勘探转向四川盆地及其周缘地区。

不过,此时的涪陵乃至焦石坝还没有进入专家们的视野。

“心里七上八下”

进入四川盆地后,中石化的勘探队伍兵分两路。

2010年12月,中国石化华东分公司进驻重庆彭水县,开始实施“二维地震”勘查,并于2012年1月正式确定彭页1HF井。勘探南方分公司则主攻元坝、涪陵侏罗系大安寨。

其实,在中国石化的统一部署下,2009年勘探南方分公司就成立页岩气勘探项目部。这支先后发现了普光气田、元坝气田的队伍,这次又将交出什么样的成绩单呢?

尽管2011年开始,勘探南方分公司页岩气勘探项目部主任魏志红等人就参加了中石化页岩气“黄埔一期”的培训,而且被送到美国专门进行学习,对于“页岩气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有了一定了解,但是要把它落实到中国的地质条件上,“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刚开始,大家把南方的页岩气和北美页岩气的‘相似性’进行对比,一看很好,就很乐观。但是一打井,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魏志红告诉本刊记者,“在与美国页岩气进行相似性对标失败后,我们又开始进行差异性的对比。”

美国的经验不能复制,这是他们得出的又一经验教训。与美国相比,在我国许多地区,含页岩气地层埋藏深度大,泥页岩分布变化大,后期构造改造程度更为复杂。

“加之南方地区多高山、丘陵、暗河、地下多裂缝,这些都增大了地质评价和勘探的难度。美国则不同,区块很平坦。”夏维书说。

在中石化遇到挫败之时,中国页岩气行业也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页岩气,看上去很美”“页岩气需要冷思考”“页岩气水力压裂技术可能导致地震”……尽管国内页岩气开发在2010年形成了第一个热潮,在国家有关部委的推动下,从企业到政府、从国企到民企都在关注或者直接投入页岩油气勘探开发。但由于地质认识和开采技术跟不上,页岩油气开采实际效果很不理想。

“当时唱衰页岩气的声音比较大,加之对其没有太大把握,我们心里是七上八下的。”魏志红说。

寻找“甜点”之旅

在一片“唱衰”声中继续坚持勘探,甚至在勘探中抛弃美国的既有思路独辟蹊径,无疑是在冒险。不过,中国石化顶住了压力。

在集团总部的支持下,魏志红带领的项目部开始了“笨办法”:将这一区块中的早期废弃的常规油气井作为试验对象,类比北美页岩气,结合南方地质特征,选择基本关键要素,开展了南方地区页岩气初步选区评价研究。

那时,家底尚未摸清,很多地方是勘探空白区,寻找页岩气“甜点”的工作难度很大。为了深入勘探,专家和技术人员在井场一住就是几个月,开展实时跟踪研究。

魏志红回忆:“当时我们还没有页岩气研究室,岩芯的分析难度很大,所以只能送到美国去。”这一去意味着要花很多钱,而且要等很长时间,少则3个月,多则6个月。也是在那时,他们真切地感受到自主技术是多么的重要。

不过,在向美国学习的过程中,夏维书们也切身地体会到了对方在很多方面的先进:“美国的分析手段很多,评价思路比较宽,对于厚度、勘探价值、有无夹层等方面都有很细致的分析评价。”这些都成为他们学习的地方。与此同时,勘探南方分公司也开始在国内进行着自己的样品化验。

在夏维书的记忆里,为了得到更准确的数据,他们每0.5米就会采集一套数据进行分析;为了获得更多的数据,他们取了80米的岩芯,而一般情况下取芯只需要30~40米;为了测试岩芯的含气情况,他们使用了“清水实验法”。当他们把满是泥浆的岩芯放进清水里清洗时,水里冒出很多泡泡,让夏维书兴奋坏了:“我当时就像个孩子,心里想,真是太好了,以后要发财了。”

终于,勘探南方分公司继续聚焦,将勘探的重点划定在了焦石坝。2011年9月,勘探南方分公司在焦石坝部署了第一口海相页岩气参数井焦页1HF井,开始试钻。

“没想到这么好”

“我们评价这里(焦石坝)是南方有利的区块,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好!”在电话那头,魏志红的声音很雀跃。2012年11月28日,中国石化宣布,焦页1HF井钻获高产页岩气,20.3万立方米/天,取得了商业页岩气战略性突破。

据了解,一般情况下,页岩气直井单井日产量为0.2万~3万立方米,页岩气水平井单井日产量为1万~12万立方米。当页岩气单井日产量达到4.1万立方米时,便可回收开发井投资。如此对比,焦石坝的页岩气的确称得上是一份天赐的礼物。

这份礼物来之不易。

魏志红可能不知道,在他们勘探之后与出气之前这段时间,对于钻井而言并不好过。“焦页1是最困难的时候,干完第四段仍然是对页岩气一片喊打声。当时我们干完焦页1在全国找不到活干了,就那么惨。”中原石油工程公司井下作业公司经理刘祖林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

不过,艰难换来了中国石化对页岩气认识的逐步加深。“焦页1井钻探后,颠覆了我们对页岩气要排水采集的基本认识。本来以为至少要排很长一段时间的水才能有气,但当时钻完塞后,钻塞过程中气马上就出来了。这说明我们对页岩气的认识是很肤浅的。” 刘祖林继续解释。

2013年,国家能源局正式批准涪陵页岩气田为国家级页岩气产能建设示范区。同年上半年,中石化在焦石坝地区完成了600平方千米的三维地震,部署实施了3口评价井和17口开发试验井,钻遇优质页岩气层或高产页岩气流,落实了焦石坝主体优质页岩气藏。

“焦石坝页岩气田的发现,解禁了整个川东南1000多平方千米的页岩气勘探面积,焦石坝龙马溪组海相页岩气这个大仓库,正在逐步扩容。”勘探南方分公司页岩气专家对媒体这样表示。

今年3月,中国石化宣布,涪陵页岩气提前进入商业化开发。同时,公司宣布了页岩气生产计划:2014年实现18亿立方米产量,2015年建成50亿立方米的产能,2017年建成国内首个百亿立方米页岩气田。

针对涪陵页岩气的成功,本刊采访专家们给出了比较一致的看法:涪陵的理论与技术经验为今后我国页岩气的发展提供了参考价值,但是能否复制还有待于对具体区块的分析。

“从整个勘探面积上来说,涪陵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我们只能说在这一区块取得了突破,局部实现了商业化。”国土资源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

“虽然涪陵页岩气让中国页岩气实现了商业化破局,但是我们不会盲目乐观。今后,我们要继续把基础工作做好,对于页岩气地质构造、形成条件、评价等做出进一步的深入研究。”夏维书说。 (中国石油石化杂志第17期)

旋风vpn

网络加速器

轻蜂加速器为您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