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纸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打车软件火爆过后退出可期

发布时间:2020-06-28 12:21:07 阅读: 来源:纸筒厂家

最近微信上另一个有关打车软件的段子是一个媒体人的感慨—“我想过一万种关于广播的死法,就是没有想到,原来广播是被打车软件给逼死的。”确实,细心的乘客一定会发现,最近两个月以来,很多的哥改变了一边开车、一边听广播的多年老习惯,而是改成了一边开车、一边听打车软件的报单。记者的实际经历也印证了这个事实,很多的哥确实没有完全关掉收音机,但是音量低得也就只是一个背景音乐了。而打车软件却实实在在霸占了他们的最大关注,无他,利益使然。突然之间火爆的打车软件对于出租车行业来说真的是一次革命吗?现在看来,还真不尽然,打车软件要走的路还有很远。

影响

老年人打车更费劲

打车软件催生了一些以前并不常见的奇怪现象—不少的哥立着“停运”的牌子,直奔预约打车的乘客而去,沿途一路拒载,无疑更大程度地加剧打车难;另外,坐在机场咖啡厅里面使用打车软件等着来接自己的乘客,是不是对于那些带着大小箱包在指定区域排队的乘客也有些不公平呢?

记者在日前打车时就向的哥询问:“师傅,是不是有了这个打车软件经常停运呀?”司机回答说:“就是这样,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呀,谁会跟真金白银的补贴过不去呢?”他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在医院门口,看到一个老人叫不到车,而他之前已经接单,就是老人身旁的一个年轻人,他感到非常矛盾,既不能毁约,又无能为力,所以只好接走年轻人,任老人在那里继续等着。但一路开车的过程,他都感到非常愧疚。“现实确实很残酷,如果每辆车都装软件,那些老人可能就真的叫不到车了。”

在打车软件火爆的同时,在年轻白领享受着近乎免费打车甚至打车还能赚钱的福利时,在北京城里还有很多被打车软件抛弃的人,如老人、学生、不熟悉情况的外国、外地游客等等。有网友就感慨:“随着打车软件的普及,出租车越来越难打了,昨天在公司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过去的空车都不停。今天居然有出租车直接跟我说,去哪,加20块钱,然后指着打车软件说,现在好多人都20元求车呢,直接回绝。等它成为气候,就不再是打车软件有助于打车,而是没有打车软件就无法打车了。”微博、微信上,越来越多的人诉苦自己艰难扬招的经历。一些网友总结为,以往轻松简单的打车出行,现在要靠设备、技术,甚至拼人品。否则,只能面对一辆辆疾驰而过的空车。

现状

快的嘀嘀烧钱竞争

数据显示,2013年三季度,快的打车、嘀嘀打车分别以41.8%、39.2%的比例占据中国打车APP市场累计用户份额前三名。其中,快的和嘀嘀因合计占据超过80%的市场份额,而被冠上了“双寡头”的称号。四季度,虽然快的和嘀嘀依旧保持着双寡头局面,但是从份额来看,两者已经合计占据了90%。特别是从2014年1月10日起,两大打车软件的补贴战进入白热化阶段。比如嘀嘀启用最低12元最高20元的随机补贴,而快的则宣布补贴涨至13元。只是最近才开始降价,快的打车对用户补贴降价,继打车软件对用户打车补贴从13元降至10元后,4日又将补贴降至5元,嘀嘀打车的单笔补贴变成随机调整,但每天20元封顶。

据悉,嘀嘀和快的双方补贴总额已达19亿元。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李易表示,以中国互联网历史来看,“烧钱”都是为了赚钱,将来没准会出现两种有趣的现象:消费者每打一次车,出租车司机就得给打车软件交一次份子钱;路边招手打车成为一种奢侈型消费。还有分析师认为,嘀嘀与快的烧钱竞争,实质上就是腾讯与阿里巴巴在移动端的竞争。打车软件的“烧钱”模式,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更多用户加入移动支付行列,用户移动支付的理念被培养,以后移动端的商业布局才更可行。

截止到本报截稿时,最新的消息已经传来:根据发放的实际情况,统计嘀嘀打车的补贴很快就要发完了,10亿元发放完即停止,据说会比预计时间提早结束,预计可能再有10天就会发完。对于不少冲着补贴尝鲜的司机和乘客来说,打车补贴发完后,他们还会继续选择各种打车软件吗?记者身边的一些乘客就表示,打车软件确实方便好用,但也属于锦上添花的东西,不是必需消费品。

弊端

开车抢单出现隐患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的哥都是将手机放在风挡玻璃上的支架上,打车软件的页面始终在屏幕上显示。几乎每分钟软件都会发出提示音,提醒正在驾驶的的哥有新单子出现,而正在开车的的哥也会时不时看看手机,操作软件。这就是打车软件给的哥带来的新问题:操作软件分散了司机的注意力,车内乘客的安全如何保障?

目前,一些的哥在车辆行驶中频繁使用手机,甚至在车上设置多部手机来使用打车软件的情况已经出现。而这种在驾车过程中使用手机的行为其实已经涉嫌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62条第三项规定:驾驶机动车不得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驾驶时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行为的,一次记2分、罚款100元。”

另外,就是之前已经提到的问题,很多人担心,打车软件会让招手即停的出租车越来越难见到,使不会操作智能手机的市民打车更难。有的哥就直言:“有软件补贴和小费,有时候跑一趟能挣两趟的钱,那么只要手机上有单子就不能也不愿拉路边的乘客,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希望大家耐心等待,我们将尽快出台指导性意见,为人民群众服好务。”本周二,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时接受了媒体采访,这样回答了关于“打车软件”的疑问。

前景

补贴早晚都会停止

尽管打车软件火爆异常,来自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仍有46.1%网民没有使用过打车软件。请注意,这个比例可是网民中的比例,而不是基于加上老人孩子等所有打车人的统计。在打的软件活跃的北京,司机更愿选择软件叫车的乘客,这导致空车招手不停、乘客有车难打的现象。最重要的是,快的、嘀嘀不会一直这样补贴下去,早晚的哥乘客都要面临这个问题。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就预测,快的和嘀嘀都不是活雷锋,补贴早晚结束。“很多人都是奔着补贴去的。”刘兴亮认为,表面上嘀嘀和快的在竞争,实际上是其背后的微信和支付宝在竞争。司机和乘客收到的补贴费用,实际上并不是嘀嘀和快的给的,而是微信和支付宝给的。表面上打车软件的烧钱大战,实际上是移动支付的烧钱大战。“微信和支付宝也不是活雷锋,他们是为了抢夺移动支付的用户,让大家绑定银行卡。”刘兴亮一语道破了表面背后的真相。他解释,互联网产品向来的规则都是先培育用户,然后再慢慢琢磨盈利模式。到目前为止,打车软件的盈利模式并不清晰。一旦两家公司达到了自己的市场预算和营销目标,估计补贴就会停止了,所以这种模式不会持续很久。

在取消补贴优惠后,司机和乘客是否还会继续使用打车软件呢?近段时间经常使用打车软件出行的秦红认为,打车软件给的优惠补贴总有一天会结束,但自己并不会马上停用该软件。“我会看补贴取消后,使用这款软件预约出租车的效果如何,如果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打车难的问题,那么这款软件也算发挥了效用。”她的同事李新可没有那么乐观,“我就是图便宜最近才打车的,补贴取消后我就还去坐地铁了。”打车软件最终结局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沈飞 制图吴薇H114

谷歌浏览器下载

Google Chrome

Chrome浏览器下载

谷歌浏览器下载